柒聿烟

【朱修】脑洞系列——双向占有3

双向占有(短篇脑洞)3

 完结啦~

重案组组长x大学心理学教授

年龄操作,两人26岁左右,娜娜莉15岁左右。

教团:贩卖杀人复仇计划的组织

 

事情发生在朱雀送完戒指,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的这段时间,重案组的组员发现,那个鲁鲁修教授经常给朱雀组长送便当,朱雀组长的脸居然能笑的那么开心。某天,休假在家,收到了一个快递,一束玫瑰花,附加一张贺卡,我的挚友zero我等待着你从牢笼中解脱。朱雀以为有人恶作剧,就把卡片收起来,花扔了。

 

 这样过了几天,朱雀在重案组办公室上班的时候,收到了一束黑玫瑰,外加预告函,我的挚友zero,等待你从地狱苏醒。很好朱雀的脸色已经黑的睥睨包黑炭了。虽然是夏天,但是组员突然感觉,不用开空调似乎也可以,于是玉城就去把空调给关了。今天鲁鲁修有给朱雀做便当,因为朱雀之前因为重案组忙,经常不吃饭,导致胃不是很好,所以鲁鲁修有时候会带着刚刚做好的便当开车到警局。而鲁鲁修进办公室就看见组员们,在这个夏天居然不开空调,开窗通风。然后就看见黑着脸的朱雀,坐着。桌上放着黑色玫瑰花,和一张卡片。鲁鲁修笑了笑,提着便当拿给雀然后摸了摸朱雀的头,朱雀的脸色就从七骑→零骑→学兰→儿童雀的微笑

这样的变化。组员觉得,还是大嫂厉害啊,然后又开启了空调。

 

 玫瑰事件过去一两周A市的重案组又忙了起来,因为猎奇案件又多了起来,而且这些案件,和当初zero的手法一模一样。当人们总说zero复活了复活了的时候,只有朱雀和鲁鲁修知道,这个人不是zero,而是一个模仿zero曾经的策划,重新策划的案件,如果说zero之前追求的是完美犯罪,希望复仇者有复仇实感的同时,逃脱杀人的罪名。即使不被法律制裁,内心也得承受自己曾经杀过人的责任。这次的策划与之前不同,无论那个现场都能发现有一位美少年。这位美少年鲁鲁修表示自己见过,教团不止自己策划书写者,还有另外一个,不过他不认识。这次策划者追求的是不能犯,也就是从行为性质上看,意图实施的犯罪结果,显然不可能实现的行为,犯罪不成立,行为人以不作为犯罪者接受惩罚。都是在zero的策划上进行了修改,鲁鲁修承认,对方比自己厉害多了。但是鲁鲁修相信,只要是策划,就肯定会有破绽的。

 而对方发现鲁鲁修似乎没意愿作为zero复活,想着这个人要是不能成为挚友同伴,只能除掉了。办法都准备好了,那天重案组参加了警局高层千金的婚礼,而鲁鲁修作为外聘专家+家属也被邀请了,原来朱雀想开车去接鲁鲁修,别鲁鲁修拒绝了,说他自己开车去,让朱雀自己骑哈雷去,婚礼结束后,朱雀和鲁鲁修还在想着新一任zero的事情,鲁鲁修准备拉开车门的时候朱雀问

 

“鲁鲁修,你觉得如果你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估计,是除掉zero,除掉我吧。”

 

“那用什么办法?”

 

“办法还不简单,在车的刹车上做点手脚就好了。”

 

“那你和我一起坐哈雷吧。明天再来开车吧。我有点不好的预告。”朱雀拉着鲁鲁修走向了哈雷摩托。扔给鲁鲁修一顶安全帽,骑着哈雷回家了。对方很惊讶于朱雀的直觉,也惊讶鲁鲁修的听话,他的挚友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么除掉朱雀挚友是不是就可以回心转意了。

 

那个人就去调查了朱雀的背景,已经朱雀到底为什么会被他爸爸调回警局,而不是继续呆在特种部队。

 某天下班,朱雀见到了那个美少年,和鲁鲁修发了个短信之后,不自觉的跟了上去,走到了一个小公园。

 

“你好啊,枢木朱雀警官。我叫卡诺恩·马尔蒂尼。”美少年笑了起来,但是朱雀并没有回答什么。

 

“枢木朱雀警官,你到底为什么被你爸爸调来了A市的重案组,我就小小的调查了一下”

 

“那也和你无关。”

 

“尤菲米娅,这个名字你熟悉吧,”卡诺恩看到了朱雀惊讶的脸。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特种部队那个时期的一名实习护士,是你,害死了她,对吧。是你,没有制定好策略让她牺牲了。”

 

“没有!我没有!!!!!我有责任,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朱雀疯狂的摇起了头,

 

“是你害的!她是个女性,你却对她动手了,因为你觉得她会来伤害你。对吧!”

 

“我没有!”朱雀痛苦的抱着头。

鲁路修收到朱雀短信后,给朱雀回复短信,朱雀居然没有回电话,所以鲁鲁修打了三次电话,朱雀都没接,鲁鲁修就开起了定位,找到了朱雀的位置,冲了过去之后就看见了朱雀跪在地上,泪流面满,而卡诺恩就站在他面前。发现鲁鲁修来到的卡诺恩对鲁鲁修说

 

“zero先生,我的主人,修奈泽尔殿下在等候您,请跟我一趟。”

 

“你说谁?我叫鲁鲁修,不是什么zero。”鲁鲁修赶紧跑过去抱住了朱雀,对卡诺恩说。

 

看着鲁鲁修这个表情,卡诺恩知道,带不走鲁鲁修,不懂鲁鲁修有没有叫警察,先走微妙。

看见卡诺恩走后,鲁鲁修看向了朱雀,之间朱雀一直在重复一句话。

“我不是故意的。”

毕竟鲁鲁修搬不动朱雀,只能在这个地方开导朱雀了。

 

“朱雀,和我说说你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吧。”鲁鲁修边摸着朱雀的背边说。

朱雀冷静下来之后告诉了鲁鲁修之前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很可爱,很有理想的女孩,叫尤菲米娅。但是一直都只把她当做妹妹。而罪犯以为尤菲米娅是朱雀的亲妹妹,把她抓了起来,而最后朱雀冲进房间的时候,尤菲米娅已经断气了,手上还拿着之前朱雀送给她的一支笔。朱雀其实内心一直自责是自己制定计划考虑太多,才误了最佳时间。

 

 “朱雀,人的被暗示性很强的,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下,人的五感只剩下的听觉和触觉,误认很多东西的,她手上的笔,可能是罪犯跟她说,那是小刀,如果她不自杀的话,就会杀了你,为了保护你,她才选择了自杀,不是你的错。”鲁鲁修把朱雀抱在怀里安慰着,而脸上露出了曾经只有在书写复仇计划时才会有的zero的表情。

 之后的案件,鲁鲁修开始发现了蛛丝马迹,修奈泽尔的计划虽然以不能犯为目标,但是最基础的是希望卡诺恩可以逃脱,那么预测逃跑路线就简单多了。这次是鲁鲁修跟踪卡诺恩,卡诺恩跑的太快,鲁鲁修差点跟丢了。跟到了地点之后,鲁鲁修把自己的定位发给了朱雀,打开了口袋中的录音笔,走了进去。

 

 ‘我的挚友你终于来啦!’修奈泽尔开心的从沙发上起来,而鲁鲁修向他展示了一副象棋。

 “不介意来一盘?”

 

开局后,鲁鲁修先开始了发问“最近的计划,都是你写的吧”。

“是我。我的计划完美吧!我的执行者可比之前的你的那些复仇者好多了吧。哈哈哈哈”

“之前执行zero复仇计划的人,都因为自己的感情,才留下了犯罪证据。但是你还没有发现,为什么你的计划可以这么成功,而你为什么能被我找到吗?”

 

“为什么?”

 

“卡诺恩,他愿意为你执行所有危险的任务,无论是杀人,还是其他的,而你想保护他,不想他有伤害,逃跑计划才会以他生命无危险为前提吧,”

 

“我的骑士,我当然要保护他啊。”

 

“还是骑士吗?你没懂你自己对他抱有什么感情吗?你爱他啊修奈泽尔。”

”那你呢????看看你手上的戒指,你就甘愿被他锁住一辈子吗?你不想要跟自由吗跟我,我能给你自由”听完修奈泽尔这句话,鲁鲁修笑了起来

 

“这样的你,你的骑士,是赢不过我和我的骑士的,这局棋是我赢了。修奈泽尔你,给不了我想要自由 ,以及你最愚蠢的决定就是你动了朱雀。他,只有我能动。checkmate!”

 

随着棋子落下,朱雀冲了进来,先把鲁鲁修保护了起来,说完修奈泽尔就被带到了警车上。在警车车门边上,

修奈泽尔看向鲁鲁修问“你的自由到底是什么”

鲁鲁修在修奈泽尔耳边说,

“我的自由就是,在他给我的牢笼里,控制他。”说完鲁鲁修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戒指。

修奈泽尔听完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和我是一个地狱的人。”

 

-----------------------审讯室--------------------

朱雀让组员把监视关了,自己一个人审问修奈泽尔。

“我们有录音,你已经承认了计划是你写的。”

“哈哈哈哈,我承认又如何。枢木警官,你知不知道,你身边的小白兔并不是小白兔,而是一直装睡的狼啊。他就是zero啊,你找了那么久的zero就在你身边,你是什么感觉,还是你的爱人。哈哈哈哈你居然爱上了一个罪犯。”

 

“只要你和卡诺恩死了,就没人知道他是zero了不是吗。”朱雀笑了起来。

“你。。。。。”

“我知道他的秘密呀,他既然想做回他的大学教授,普普通通的鲁鲁修,那我就帮他。不是很好了吗?”

“你们。。。”

“哈哈哈哈,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吧,我知道他的全部,比你知道的多得多,他是我的,不是你能觊觎的。把他锁在我的牢笼里,看他无论飞多远,都离不开我,不是很好玩吗?”

 

“你们还真是一个一锅配一盖啊。哈哈哈哈。”

 

“我劝你不要说太多,也许我整不了你,但是那个叫卡诺恩的,我想整还是能办到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是想继续和他呆一起,还是和我作对。”

 

没过多久,策划书写者修奈泽尔和卡诺恩消失在警局里。玄武认为是教团把他们带走了,暂时先结案。而鲁路修和朱雀,继续过上了老夫老妻,没羞没臊的生活。

-------------------END

 

嘻嘻嘻大半夜终于写完啦~~~~我的脑洞

感觉这个脑洞真的好好玩的,可惜我自己写不出推理啊案件的部分

就只能停留在脑洞,要是有太太想拿走评论说声就好啦~~~

ps他俩到最后真的是互相知道对方最重要的秘密。其实连玄武都不大清楚,自己儿子为什么精神出了点问题。

(づ ̄3 ̄)づ╭❤~


评论(5)
热度(24)

© 柒聿烟 | Powered by LOFTER